2012.07.20 - 茶卡到都兰

Posted by Sir0xb on 2012-09-05 09:42:20 +0800

头顶着阴云,虽然都没有换雨衣,但各个脸上挂着阴云,这种担心在过了一个缓坡之后就变成了现实。蜗牛好像很崩溃的样子,抱怨了下换上了雨衣,当时没在意,没想到她一整天都没能进入状态,破雨啊~坑爹啊~~。

通过这几天的锻炼我已经完全找到了自己的节奏,爬坡、休息都能根据身体情况调整的很好,队友都说我好想打了鸡血,其实打的不是鸡血是坚定。

有了稳定的节奏旺尕秀山也轻松了很多,感觉没多久就到垭口了,真没想到爬山这个老大难问题,竟然这么轻松就给克服了。快到垭口休息,老袁还说到垭口可能还有 十几公里,看到我指的山头上的经幡,老袁也惊讶今天竟然能这么快就到达垭口。很多时候,我们遇到困难总是习惯把问题想得严重,毕竟人是懒惰的,把问题想得 复杂了也能给放弃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放弃之后也能让自己少受一些心灵的谴责。

到了垭口拍了几张照留了个念,老袁哆哆嗦嗦的说我们最好下去 找个能躲雨的地方再等后面的队友,小雨加上山口的风确实很料峭,弱水也觉着垭口太冷最好下去。这条路上连个吃饭地儿都没有,在戈壁滩上找个能躲雨的地方虽 然有点幽默,但毕竟在山都上久留也不是个事儿。三个人一路狂飙,十几公里一直在注意没有积水的桥洞,期待的桥洞最终没有出现,倒是看到了一个简陋但还蛮温 馨的打更棚。

边弄干湿透了的衣服边等后面的队友,给后面的死鱼打过电话说了路桩,应该不会错过这里。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样子,人总算到齐了,随便吃了点东西算是午饭了。

碰上了雨天上午的骑行速度有点慢,汉哥担心到了都兰太晚找不到住的地方,下午他想先骑过去订好房间,这样就算后面的队友晚点到,也不会有住的问题。汉哥的速 度那是没得说的,39档顶着风都能狂飙数个小时,只是平时骑行的时候照顾落在后面的队友,担心他们心慌才骑在最后面。收拾完汉哥问我要不要一起先过去,就 当是对我这几天骑行的一种肯定吧,我也愿意挑战一下自己的速度,不用说应了下来。

下午段开始的盘山道虽然有些吃力,但还是坚持跟住了汉哥。 爬坡的时候不用说肯定会被拉开几百米的距离,只是下坡的时候汉哥喜欢一直滑行,我是狂骑,要不然肯定就跟不上了。有个无名无姓又不起眼的小桥,过了桥就好 几公里的下坡,虽然有风顶着,但还好不算太大,汉哥39档我38档就这么狂飙了好一段。到了一个岔口,看到路牌上写着到都兰还有三十公里。这是恶梦开始的 地方啊。。。

一路上风是从右前方吹过来的,还想着岔口左拐过去应该能借个小顺风,结果这妖风路往哪儿怪风就从哪里顶过来。这条路正好在两座 山之间,是个大风口,风直接从山谷那边灌进来,风大的挂16档都费劲。没想到顶风竟然比爬坡都累,更没想到的是这个风口竟然长达二十公里,再加上期间下起 的大雨,整个人变成了涮汤风吹鸡。

骑行了有差不多七八公里的样子,肚子已经瘪的不成样子了,喝了两口茶,汉哥从后面赶了上来,说了句“喝两 口茶就出发吧”,喝两口茶也解决不了肚子饿的问题啊,刚想跟汉哥要吃的,汉哥的39档已经把我跟汉哥拉开了用叫声无法触及的距离,更何况有强风吹着。叹了 口气回头看了下,看到了熟悉的坚毅的身影——老袁。老袁毕竟是老道很能看出人的心思,他问我是不是饿了,对老袁的感激之情犹如滔滔沱沱河源源不断。看我狼 吞虎咽的吃饼干,还给我拿了个卤蛋,怕我噎着还问我有没有水喝。

肚子不饿了,但顶风就像我刚开始面对爬坡那样,让我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 怎么骑好了,很快老袁就把我落的老远。直到进入都兰县看到“都兰县人民欢迎您”的牌子进入了林荫道才远远的看到老袁的身影。每次看到老远老袁休息的身影窃 喜差不多能够赶上了,结果每次还差几百米老袁就跨上车走远了。

汉哥一向很靠谱,到了都兰县已经帮大家找好了宾馆,而且价格也谈好了环境也不错。一天的顶风和淋雨虽然已经让我精疲力尽,但队友们那种坚持不懈的热情还是感染了我,在这红红的余晖下再次感受到了朝霞搬得希望。

在家准备骑行装备的时候还对驮包和防雨罩很有信心呢,结果发现什么都是浮云,碰到大雨了除非做好内部防护,要不然淋透是必须的。看着皱巴巴的护照,想着明天买些购物袋把衣服和证件什么的分别分装好,这样就算下次驮包再次被淋透,也能保证里边的衣物和证件的安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