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圣人标准衡量别人,用贱人标准要求自己

Posted by 点亮生活的那束光 on 2017-01-20 11:25:54 +0800

“现在人和人之间的矛盾,主要是来源于有那么一拨人,惯于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,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。”

01

于建嵘教授讲过一件事: 一次,他去邻居家玩, 正好碰到老大爷看病回来, 一进门,老大爷就对医院破口大骂: “检查个骨质增生就要几百块,医生都是黑心烂肝的狗东西。” 一会,于建嵘和他儿子谈到高考, 老大爷听到了,斩钉截铁地说: “一定要考医学院,要当医生,工资一分不要都行,单拿红包和提成就几辈子吃不完。” 我们常常如此——同样的事情,搞双重标准,说别人的时候,就站在舆论制高点,一副深恶痛绝的模样,而一轮到自己,就变成了一副理所当然的嘴脸。

02

以前做编辑时,去参加一个会议。 一群专家在嘉宾席上正襟危坐, 等待被主持人叫到而发言。 每个人一发言,都是长篇大论。 台下的人,听得昏昏欲睡、哈欠连连。 终于,一位资深专家出来“主持公道”, 提醒主持人:“每人发言不得超过15分钟,时间到了,不管有没有说完,一律打断。” 接下来每个专家说到15分钟时, 大家就会齐刷刷地望向主持人, 主持人迫于压力,只好出面说:“下一个。” 资深人士最后一个做总结发言, 大家皆以为这位规则制定者会是最好的榜样, 结果他一讲就滔滔不绝,半个小时还不罢休。 最后主持人忍不可忍,在35分钟时终止了他的演说。 我们常常如此——喜欢制定规则或运用规则要求别人,但常常一转身,就健忘地将自己排除在了规则之外。

03

作家杨文讲过她一次火车奇遇: 一次,她和朋友坐火车出去旅游。 一位抱着小孩的妈妈一屁股坐到她床上, “带着小孩不方便,我用上铺换你的下铺吧!” 杨文有点生气:“能不能先问下别人呀?” 这时,中铺一位阿姨插话了: “别人带着小孩不容易,你就跟别人换一个嘛。” 杨文有点不爽,她不是不愿,只是不喜欢被强迫。 就说:“我朋友在这边,我不想到那边去睡。” 阿姨说:“你是大学生吧,不要这么不近人情啊!” 杨文说:“那我的上铺换给这位妈妈,你去睡这位妈妈的上铺,我睡你的中铺可以吗?这样我和朋友就不用分开了。” 阿姨扭过头:“你这样好麻烦。” 我们常常如此——总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,慷他人之概,以道德的名义肆意绑架别人,但一轮到自己,就“王顾左右而言他”。

04

讲述这三个案例,其实就是想说, 生活中,我们很容易成为“道德双面人”。 何为道德双面人?就是我们习惯以不同标准来看人看己,责人以严、待己以宽。 曾读过一则笑话,感触颇深: 晚饭后,母亲和女儿一起洗碗, 父亲和儿子在客厅看电视。 厨房传来哐当一声,然后一片沉寂。 儿子望着父亲:“一定是妈妈打破的。” “你怎么知道?” “她没有骂人。” 我们,就喜欢玩这样的道德过山车。 刚刚还对贪官污吏咬牙切齿,转身就教导儿子“当官才有出路”。 刚刚骂完那个让自己受委屈的人,转身就鄙视受点委屈就怨天尤人的同事。 刚刚还对走后门深恶痛绝,转身自己要办事了,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关系。 …………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:用圣人标准衡量别人,用贱人标准要求自己。 上海交大教授窦令成说:“现在人和人之间的矛盾,主要是来源于有那么一拨人,惯于用圣人的标准衡量别人,用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。” 诚然如此。

05

一天早上,耶稣正在传道。 文士和法利赛人押着行淫时被拿的妇人走进来。 他们对耶稣说:“按照法典,她应该被石头砸死。” 大家都望向耶稣,看他怎么处理。 耶稣目光缓缓扫过众人,然后说: “你们当中谁没有犯过罪,就可以拿石头砸她。” 一阵静默后,一个人离开了圣殿。 接着,又一个人离开了圣殿。 不一会,圣殿就走得一个不剩了。 这就是耶稣想说的:要学会接纳人性,因为我们都不是圣人。 我们都错在以为自己是凡人,而别人都是圣人。 我们喜欢把别人放在显微镜下烧烤,却忘了自己屁股上也有污秽。

06

台湾有一档节目叫《姐妹会》。 一个嫁到台湾的外国妹子说了一件事。 她老公有句口头禅:“台湾人素质比较高。” 每次在路上看到大陆来的旅客, 她老公就会说:“说话那么大声,一听就是大陆来的。” 她觉得不公平:“台湾人也常常有没有水准的行为。到处吐槟榔,不遵守交通规则,讲话也满大声。” 有一次,他们出去散步, 旁边有位小姐,突然超大声叫他朋友。 她吓了一大跳,对老公说:“你看,台湾人也这样。” 她老公就说:“他不是台湾人。” 她说:“那他为什么讲‘台语’?” 她老公说:“福建来的,漳州来的。” 然后,她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:“素质高的人,不会夸自己素质高,也不会指责别人的素质比较低。”

07

春秋时候,晋献公妃子骊姬逼死了太子申生。 申生弟弟重耳,为躲避迫害,只好外逃流亡。 逃亡中,随臣一个个相继离去。 忠心者,几人而已。其中一个,叫介子推。 在一次逃亡中,重耳体力不支,饿晕过去。 介子推便从腿上割下一块肉,熬汤让重耳喝了。 重耳流着泪说:“等我当上国君,定当重谢。” 19年后,重耳做了国君,对当年功臣大加封赏。 于是,一众大臣纷纷跑去请功。 介子推看不起这种行为:“晋文公登基乃是上天安排,我们这些人怎么能贪取上天的功劳作为自己的功劳呢!” 过了不久,重耳突然想起了介子推, 便立马派人去请他来接受封赏。 可到了介子推家,只见大门紧闭。 介子推已背着老母亲躲进了绵山。 介之推说:“我已经斥责了邀功请赏这种行为,怎么能够又去效仿它呢?” 重耳派人搜山,未果。 便下令烧山,想把介子推逼出来。 可大火烧遍绵山,也不见介子推出来。 士兵搜山时,发现他抱着一棵柳树,已被烧焦。 真正有道德的人,不会手电筒只照别人,不照自己。 他在指责别人之前,一定会先问问自己:这些你做到了吗? 道德不是用来要求别人,而是拿来对付自己的。

08

“文革”期间,上面通知钱锺书参加国宴。 一般人接到通知,都是受宠若惊。 钱老却说:“我很忙,我不去,哈!” “这是江青同志点名要你去的!” “哈!我不去,我很忙,我不去!” “那可不可以说你身体不好,起不来?” “不不不!我身体很好!我很忙,我不去,哈!” 在那个骚人墨客竞相献媚邀宠的年代, 在那个人人检举揭发以求自保的年代, 钱锺书始终保持着文人的清高和傲骨。 到目前为止,尚未发现钱锺书有揭发批判别人的历史。 这样的有所坚守、有所不为,令人肃然起敬。 但钱锺书更为让人敬佩的是——他从不评价别人的是是非非。 他深知人性之丑陋、自私、虚伪, 他理解别人的欲望,理解别人的局限, 知道世界喜欢在荒诞滑稽里闹成个兴高采烈的样子, 所以就不把别人的荒唐看得太重。 “真正有道德的人,只会用道德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且不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和要求别人。” 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,而不是要求别人。 律己须带秋气,处世宜带春风。

- THE END -

[原文]